welcome to here!

小妹小说:我的爱情有个缺——害虫

本文系转载[分享]小妹小说:我的爱情有个缺——害虫 或许是因为叛逆,越是被世俗无法接受的事情我越是要写,越是被世俗所禁锢的文字我越是有强烈的表达欲望。这也算是我第一次写纯爱情的故事,写两个女子之间的故事。她们所面临的压力,面临的无奈,面临的对未来的迷茫,面临的那份不被世俗理解和接纳的感情,正是我所要表达的。这个世界总是有些让人苦笑不得,我在想,当初上帝造人的时候,造出了男人和女人,他是否想到了爱情。爱情,似乎只是属于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一种情感,爱情可以超越年龄地域,可以跨越时空生死,但是却很难逾越性别。于是,在这个世界中,有很多纯真脆弱的爱情在苦难中挣扎着,徘徊着,隐藏着。我要把这样的爱情彻底的挖掘出来,我要告诉所有的人,真正的爱情,不仅可以超越年龄、地域、时空、生死,甚至可以超越性别和其他。一个孤独的人,是可以对一只猫产生爱情的。 我又一次疯狂了,真的。我甚至开始疑惑,疑惑自己的性趋向,到底是喜欢男人还是喜欢女人,或许答案只能在文字中找到,在写作的过程中找到。 在创作这篇小说之前,我坚信自己不是小弟,但是在灵感闪烁的那一刹那,我犹豫了,我不敢保证自己是不是真的只对男人有兴趣,而对女人没有感觉。谈过两次恋爱,却没有真正的爱过,那是很短暂的爱情,现在几乎已经遗忘。 我是一个孤独的人。自从写字开始,就注定了这样一种孤独,这是我必须要承受的,习惯并且喜欢上了孤独的感觉。所以,我文字底下的人物,也都是孤独的,正是因为这种孤独,她们才会让人感觉心疼,我喜欢这样的人物,有自己独立的性格,与世俗格格不入,始终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在某一时刻,有一个人走进了她的生活,和她一起分享着这份孤独的时候, 爱情便来临了,不管走进她生活的是男人还是女人,只要是在合适的时间里,就会产生爱情。她所爱的,不是男人或者女人,而是一种心灵的交融,一种感觉。如果一个女子可以给另一个女子带来她所渴望的感觉,为什么就不可以叫做爱情呢? 第一次在离开自己家乡的陌生的城市里写作。文字中依旧会有我所熟悉和期待的流浪的气息,我爱这样的气息,不管何时何地,我都会一直爱下去。 (一) 那年春天,我在青岛。一个美丽的海滨城市,却是我一直以来都想离开的地方。 那年春天,我遇到一个三十多岁的有钱的男人,在海边买了一套房子,房子在第十八层,装修豪华,他一个人住。我问他,为什么要买这么高的楼层。他说,这样方便自杀,有时候推开窗子看海的时候,就有想自杀的欲望。我记得他的眼睛,空洞洞的,什么都没有。然后,在这一年的年底,一个寒冷的早晨,清洁工在打扫卫生的时候发现了他的尸体。他头朝下跳楼,整个头颅钻进了脖子里,混着鲜血的脑浆早已经僵硬。 我终于为自己找到了一个离开的理由。在这个男人死后的第三天,我离开了青岛。一个人登上了开往成都的列车,身上的行李只有一台可以用来随时写作的笔记本电脑。离开之前,我给浅浅发邮件,我告诉她,我终于可以离开了,是因为一个自杀的男人,我要去你的那个城市。浅浅是我的一个读者,彼此没有见过面,只是见过她的一张照片。那是一个深夜,她把她的生活照MAIL给我,虫子,你看我长的像不像小D。小D是我文字中的一个女子,高傲并且孤独,终日混迹在嘈杂的迪厅里,渴望找到一个有钱的男人花高价买下她的贞操,然后她就可以到处流浪。但最终她都没有找到这样的男人,也许是开价过高,也许是因为疲惫,在寒冬的一个深夜里,小D把自己的生命给了大海。 我讨厌海。那片看似美丽迷人的大海吞噬了太多的生命。所以我决定到一个没有海的城市去生活,我没有告诉浅浅几点的火车,我只问她要了她的手机号码。临走的前一天,我站在那个男人死去的地方,给浅浅打电话,我说到了之后会给你打电话的,不必来接我。 一个人的旅途是孤独的,可我早已经习惯于这样的孤独,这是我所必须要承受的。我要在动荡的车厢里和形形色色的陌生人待四十个小时,把脑袋靠在窗前看外面的铁轨和平原,还有偶尔呼啸而过的火车,到两节车厢连接的位置里抽烟,一边抽烟一边思考一些零碎的文字。或者听来自各地的陌生人讲话,但是我却不会加入他们。在长途旅行中,很多一个人出行的人会因为无聊和其他人聊天,但是我不会,我不知道该和陌生人说些什么。所以我的旅途就会显得尤其漫长。累了就到卧铺上躺着,总之我不会和任何陌生人主动搭讪,长期以来的写作养成了我有些封闭和低调的性格,因此喜欢那些游离的场所,火车站,旅馆,车厢,机场。这是属于离别的地方,离别,是我一直以来想做的事情。不断的离别,找不到可以让我停留下来的理由。 深夜的时候无法入眠,便又靠在玻璃上看窗外的夜色。凌晨的时候睡觉,中午的时候起床,由于我的作息和大多数人不一样,所以我总是错过吃饭的时间。有一天晚上,车厢里所有的人都睡了,我感到饥饿,问列车员还有没有饭,她说没有,所以我就这样饿了整整一夜。饥饿的时候我会想到浅浅,她说她也经常这样饿着自己,非常懒,冰箱里的食物全部吃光的时候,也懒得出去买。我想我和浅浅一起生活应该是一件快乐的事情,我们都是独立特行的人,非常自我,不受约束,也不喜欢约束别人。 清晨六点的时候下火车,天还没亮。我打着呵欠给浅浅打手机,她的声音似乎比我还想睡觉,咕哝着说了一个饭店的名字,让我打车到那里一起吃早餐。 ` 站在成都的天空下,忽然间就喜欢上了这个城市,空气温暖,丝毫感觉不到寒冷的气息。浅浅对我说过,成都是一个很难见到阳光的城市,终日都是雾蒙蒙的,她还说我在青岛生活久了,看惯了蓝天白云,也许会不习惯。可我并不觉得,因为我看蓝天白云的时间很少,白天我总在睡觉,很少出门,晚上的时候写作,所以天空是什么样子对我而言根本没有意义,而且成都的夜生活要比青岛丰富的多,不至于我写作累了想找个放松发泄的地方都没有。 成都的女子小巧玲珑,浅浅就是这个样子,好象一捏就会碎掉似的。她笑着拉过我的手,虫子,你和我想象中不一样。我问她想象中我是什么样子,她只是笑着,却不回答我,一个劲的摇头,不一样,真的不一样。 我就住在浅浅那里,由于很长一段时间我写不出一个字,所以很贫穷。我对浅浅说,靠文字吃饭就是这样,随时会面临一无所有的贫困,只是因为自由,所以才选择写作。我受不了一天八小时的上班,真的受不了。我摇着头叹气,身上仅有的一点钱也用来付给出租车司机了。浅浅张大了眼睛看我,虫子,你除了写作还会做什么呢?呵呵,我笑,是的,除了写作我一无是处,所以来投靠你,在青岛我简直活不下去了,也许会饿死。 二 浅浅自己一个人住一套二室一厅的房子,布置的很精致,浅浅告诉我,这是她在我来之前的一个礼拜刚租的,为了这件事情,她第一次和父母吵架。第一次非常固执和倔强的要求自己住,她说话的时候淡淡的笑着,露出两个甜甜的酒窝。忽然之间我说不出话,只是觉得浅浅真好,真好。 我的房间靠近阳台,浅浅告诉我,成都的冬天虽然温暖,但是极少有阳光,她怕我习惯了青岛明媚的天气,所以把阳台给了我,说这一间屋子比较明亮。我都是深夜写作,因此对阳光基本上是没什么感觉的,即使这样,我依然觉得开心,觉得浅浅真的对我很好。 那种好,在我看到浅浅的笑容和那两个小酒窝的时候,尤其觉得幸福和满足。 浅浅在一家出版社做编辑,每天都看大量的文字,她说对文字中一些雷同的东西有些麻木,看我文章的时候有一种疼痛的感觉。就是那么轻轻的在皮肤上刺了一下,浅浅边说边打手势,你知道吗,虫子,那个时候我就在想你写字的时候是一种什么状态呢?我点上一支烟让她猜,她歪着脑袋想了半天最终摇头说不知道,然后我告诉她,其实没什么状态,想到哪里写到哪里。 在我的心目中,浅浅是一个接近于完美的女子。她美丽,温柔,多才多艺,会唱歌跳舞,最重要是她做了一手好菜。每天我最盼望的时间便是浅浅下班回家的时候,听着厨房里传出锅碗瓢盆碰撞的声音,闻着浓郁的油烟的气味,我都会觉得很温暖,浅浅给了我家的感觉,所以我觉得幸福。饭桌上她会把我最喜欢吃的肉夹到我的碗里,然后便露出两个可爱调皮的小酒窝,虫子,吃肉啊,呵呵。 让我疑惑的是,浅浅这样出色的女子为什么不谈恋爱。我只看见她有时候手里会拿着一束别人送给她的火辣辣的红玫瑰,会听到她接几个让她淡淡一笑的电话,却从没看到她出去约会过。就连大礼拜休息的时候都是在家,收拾房间,洗衣服,读书,看电视,或者买点日用品,但是会很快的回来。晚上的时候就会到我的房间里看我写的文章,和我一起聊天,不着边际的聊到很晚。在我的记忆中,每个周末的夜晚,浅浅都是呵欠连天的回到自己的房间。 我和浅浅怎么会有那么多说不完的话呢?怎么会?记得以前在青岛的时候,几乎是不讲话的,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很沉默的人,和浅浅在一起的生活也会是这样。我写字,浅浅上班,也许会偶尔一起出去转一下。我根本没有想过浅浅会打破我的沉默,更没有想过浅浅不恋爱的原因是因为她根本就不喜欢男人。 在一个和往常没有什么不同的晚上,我知道了浅浅是妹妹。我们还是像以前那样聊天,不经意间我说到了自己的那两次短暂的爱情。妈的,我边抽烟边骂,浅浅啊,两次恋爱的时间加起来还不到半年,夭折的也太快了吧。骂完之后我又一边翻台历一边可怜兮兮的感叹,情人节又要到了,看来我又要独守空房了。之所以说独守空房,是因为我觉得一定会有很多男人在情人节那天约浅浅的,说不准浅浅被约的烦了,就会答应。想到这里我就觉得郁闷,平时孤独一下也就罢了,可是情人节一个人过的确是不太舒服。毕竟经过了两场爱情,有时候在特定的日子里会回想起一些什么,心里酸酸的。而情人节,便是心酸最厉害的一天。因为我曾经和一个很爱很爱的男人一起过了一次情人节,唯一的一次情人节,给我留下了永久的怀念。我笑着对浅浅说,呵呵,情人节应该是你最忙的一天吧,是不是收花收的花粉过敏,吃巧克力吃的狂冒鼻血啊。我以为会看到浅浅那对可爱的酒窝,可是没有,我看到是只是一双荡漾着水波的眼睛,虫子,我不喜欢男人。 我一下子就傻了。不喜欢男人?我不知道我傻了多长时间,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手指间的香烟已经长出了一截烟灰,我赶紧往烟灰缸里弹了弹。发现到自己的失态,不知道我这样的表情会不会伤害到浅浅,我又接着抽烟,想用烟雾来打破房间里的尴尬。反倒是浅浅比较自然,轻轻的咬着一只红红的苹果,那双美丽的大眼睛里依旧水波荡漾,虫子,我没吓坏到你吧?没有没有,我赶忙摇手加摇头,我只是觉得惊讶罢了,你这么漂亮,却不喜欢男人,那些男人知道了不得撞墙?浅浅有问,只是惊讶?我说,还有……还有就是觉得有一点可惜,可惜我看不到美女帅哥一起漫步的浪漫场面了,呵呵。我发现我笑的有些干涩。 其实没什么的,浅浅又咬了一口苹果,她吃东西的样子足以迷死男人。真的,虫子,我不骗你,我真的对男人没感觉,上初中的时候就有男生追我,一直追到高中,追完大学,又追到我工作。几年的时间,真的没感觉。可能你不喜欢他吧,如果不喜欢一个男人,他追的越久你就会觉得越烦。我使劲给浅浅找她对男人没感觉的理由,或许,你还没有遇到自己喜欢的男人,等着那个人出现了,你就会沉浸在爱情当中,天天约会,那时候我就吃不到你做的美味了。不会,浅浅又看着我,眼睛里的水波荡漾的更加激烈,那么多年,我没有接受一个男人的追求,要是喜欢的话,就不用等到现在了。 看着浅浅那双动人的大眼睛,我终于问出了一句一直想问但是却不忍知道答案的话,那么,你喜欢女人吗?话一出口,我就觉得后悔,到底后悔什么,自己却说不清楚。浅浅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只是笑着看我,她的笑很美,即使自己同样是女子,却也被她的笑陶醉了。 忽然,她说,虫子,我好想吻你。我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怔怔的看着浅浅,看着那两片薄薄的红唇向我贴近…… (三) 我狠狠的把她推开,像是条件反射那样。 我没有看她,扭过头去抽烟,一支接一支的抽。我不停的告诉自己,怎么可以和一个女人接吻,怎么可以?虽然浅浅的唇很诱人,很美丽。但那是属于男人的,不属于我。两个女人接吻,像什么样子? 浅浅走了,离开了我的房间,眼的余光捕捉到她的背影,那么娇小和楚楚动人。房间里的空气变的暖昧,浅浅身上那股淡淡的香味依旧弥留在我身边。那天晚上,我什么都做不了,不能写作,也不能入眠。有好几次我走到了浅浅的房门前,一只举起的胳膊在空中停留了很长时间,可就是没力量把那扇门敲开。我敲开门之后,又能说什么吗?说我不是同性恋,说我只和男人谈过恋爱,还是说对不起。我不知道,重新回到床上,紧紧的抱着一个枕头,脑子里竟无法遏止的想象着浅浅的身体,浅浅的声音,浅浅的一举一动。她是那么大方和温柔,为什么会喜欢女人,又为什么会想吻我?我又想象着和一个女人接吻的感觉,和男人有什么不同呢?女人的唇,是一种什么感觉,柔软的,甜蜜的,芬芳的……不像男人那样粗野和狂热。 一夜无眠,一直挨到天亮。我听到浅浅在客厅里准备早餐,又听到浅浅好象走到了我的门前,停了一会,然后又走开了。我倚在床头抽烟,很想浅浅把我的房门推开,我想看一看她那双荡漾着水波的眼睛和那对甜蜜蜜的酒窝。 中午的时候,浅浅叫我,虫子,起床吃饭了。我象征性的哦了一声。也许她还不知道,我根本就没睡,也许她更不知道,我整夜无眠满脑子里想的都是她。怎么回事?连我自己都无法解释,当初拒绝她的是我,想她的也是我。真***的贱,我在心里默默的骂着自己。疲倦的打开房门,浅浅已经坐在了客厅,满桌子是我喜欢吃的菜。浅浅对我真好,真好。我有些不太自然的看了看浅浅,嘴角使劲挤出一个笑。虽然浅浅没说什么,可我知道,这笑简直比哭还难看。 饭桌上依旧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浅浅还像以前那样甜甜的笑着,问她的厨艺有没有长进,我一个劲的点头,好吃,真好吃。彼此都没有提昨晚的事情,浅浅是个聪明的女子,她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什么时候不该说什么。所以我们之间没有我想象的那种尴尬。 午饭后狠狠的睡了一觉,睡的简直找不着北。最后是被浅浅房间里的笑声给吵醒的。她的朋友来了。我思考着要不要去打个招呼,自从和浅浅住在一起,我从没见她带回一个朋友。想必今天这个朋友一定是很要好的吧,既然是浅浅的好朋友,那我也应该认识一下,因为我在成都只认识浅浅一个人,借此机会也好扩大一下自己的交际圈子。这样总不至于会得自闭症。我坐在客厅抽烟,想着抽完了就去叫浅浅一声,可这时候浅浅的房门开了,她笑着和一个女孩子走出来。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浅浅旁边的那个女孩子的时候,我的心里很不舒服,疙疙瘩瘩的。那个女孩和浅浅一般高,长的蛮帅气。 我来介绍一下,浅浅拉着那个女孩走过来,这是虫子,我的朋友,是个作家。这是小宾,同事。我接着站起来,呵呵,什么狗屁作家,不是的,只是随便写点东西而已,还谈不上作家。我看到浅浅和小宾一直拉着手,我又感到不舒服,很郁闷。刚灭了烟,又点上一支。小宾礼貌性的朝我笑了笑,然后看着浅浅,咱们走吧。浅浅点了点头,然后又对我说,虫子,今天晚上我就不给你做饭了,我和小宾有点事,你自己对付一下吧,呵呵。 她们俩笑嘻嘻的走了。留下一个发愣的我傻子一样的站在客厅,我嗅到一股强烈的醋酸的味道。出去有点事?今天礼拜天,有什么事不能明天上班的时候处理!除非是私事。一想到私事我的心里有开始不舒服。妈的今天这是怎么了?我狠狠的骂自己,浅浅的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她喜欢女人我又不喜欢。 喜欢?不喜欢?我喜欢男人?我不喜欢女人? 满脑子的问好,却找不到一个答案。 没胃口,下去买了几瓶蓝剑528,比青岛啤酒好喝多了,没那么苦。一个人躲在房间里边抽烟边喝酒,镜子里的自己好象刚刚失恋那样无精打采。可我的失恋早八辈子过去了,我都几乎忘了那两个男人。越喝越觉得郁闷,镜子就在对面,我一抬头就能看到自己那副死模样。好象着了魔一样在想浅浅和他爷爷的那个小宾在做什么私事,共进晚餐,还是漫步公园,或者是……我又想起了昨晚浅浅慢慢向我贴近的那双红唇。不会吧……我猛的从床上跳起来,焦躁的在屋里走来走去,电话就在旁边,拨了好几次就是差那几个数字,我怎么按也按不下去。妈的,真***见鬼了! 四瓶啤酒都喝光了,烟灰缸里盛满了烟蒂,浅浅才回来。听到轻轻的钥匙拧动的声音,我的心竟狂跳不止。浅浅看到我的时候张大了眼睛,满脸的惊讶,虫子,你怎么在这里,还没睡?我这才意识到我就站在门口,浅浅开门后吓了一跳。我忙说,没什么没什么,我还以为你开不了门呢。什么屁话呀,我又一次骂自己,拿着钥匙开不了门?浅浅凑过身子,虫子,你喝酒了?还抽了很多烟? 我看了看浅浅,没说什么,回到房间里又点了一支烟,浅浅走过来,轻轻的坐在床边。她看了看桌子上凌乱的空酒瓶和烟灰缸里的烟蒂,皱了一下眉头,随后又笑了笑。我瞥了她一眼,就不再看她,自顾自的躺在床上。 酒精的缘故,我的脑袋开始发疼。我咕哝着,你明天还上班,早点睡吧,我没事。2;]WG 可浅浅并没听我的,那晚,她没走。 事后我想,如果她走了,也许我和浅浅,就不再是一个故事。 (四) 凌晨的时候起来上厕所。拧亮床头的那盏灯,我差点叫了出来。天那,旁边睡着浅浅,灯光下浓睡中的小脸泛着红光,小酒窝若隐若现。我的脑袋嗡的一下大了,昨晚……我喝酒,让浅浅走,她没走……我们做了什么?我不想往那上面想,可一只手还是轻轻的掀了掀被子。 我真的要窒息了。 朦朦胧胧的看到浅浅诱人的裸体,那么白嫩和光滑,我的眼睛竟无法从她的身体上移开,浅浅嗯了一声,可能是觉得冷了,我才慌忙的把被子盖上。又看了看自己,身上还是那套衣服,一点也没动。 我的天啊,我的旁边竟然睡着一个一丝不挂的女人!是女人,没错,不是男人!脑子里忽然蹦出了四个字,酒后乱性。什么跟什么,那是男人对女人才可能发生的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在两个女人身上?我努力的不去想浅浅,努力的在想我和男人做爱的场面,是的,我曾经和男人做爱,做了三次,分别和三个不同的男人。我对自己说,绝对不和同一个男人上两次床,除非我要嫁给他。我回想着和男人做爱的感觉,好象也没什么感觉,真的没有,做完了抽烟,然后睡觉。可我和浅浅呢?我不知道,我不太记得了,好象是一场梦。可我为什么看到浅浅的裸体的时候会有那样美好的感觉呢?看男人的裸体却没有,和男人做完爱之后我根本没兴趣去看他的身体。 我点上烟,在黑暗中默默的吸着。忍不住又把一只手伸进了被窝,情不自禁的朝浅浅的身体靠近,她的胳膊,她的肩膀,她的饱满的胸……然后浅浅醒了,我慌忙的要把手拿开,可她一下子按住了我。我的整个手掌都盖住了她的一只乳房,忽然我的手就好象僵硬了一般无法移动。 虫虫,浅浅叫我。她以前叫我虫子,现在叫我虫虫。就好象一个女人失身给一个男人再叫他的名字就会把姓去掉一样。 我的天啊! 我还是把手拿开了,嘴里挤出了蚊子一样的声音,对不起。我没有看浅浅,却感觉到她火辣辣的目光。她坐起来,用被子裹住身体,和我一样倚在床头,虫虫,你昨晚什么都没做。我在心里傻笑,做什么做啊,两个女人***能做什么!我没说话,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抽烟。是我,浅浅接着说,一切都是我主动的,我自愿的。我主动吻你,主动脱衣服,主动靠在你的怀里…… 别说了,我打断她。我忽然感觉到我的无耻。明明喜欢浅浅的身体,却无法接受和她有肌肤之亲。浅浅不再说话,我们并排坐着,连接我们的是暖昧的窒息的空气。我点上烟,想象着我文章里的那个女子小D。她和浅浅的外貌极其相似,而性格却又迥然不同。小D是狂野的,浅浅是安静的。小D是游离于人群之外的那种女子,而浅浅却能很好的融入到人际关系当中。她有一份稳定的体面的工作,又会打理家务,会照顾人。像浅浅这样的女子怎么可能喜欢我笔下的人物呢?她们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的人。 烟灭了,我的脑子又开始混乱,凌晨十分是最容易让人迷乱的时刻,这个时候人的心理防线最薄弱,经受不起一点点的撞击。而就是在这个时候,浅浅的身子又缓缓的倒向我,我怀疑她是不是学过心理学。而可恶的是,我真的无法对她的身体无动于衷,在她靠向我的那一刹那,我感觉到内心最深处的那一道紧闭的门一下子被撞开。一把抱住浅浅娇弱柔软的身体,疯狂的开始吻她,我终于知道了女人的唇是什么滋味,香甜的,好象玫瑰花的花瓣,细细的咀嚼,有汁液流出来。浅浅在我的怀抱中开始融化,她的喘息开始变的急促和热烈,两只小手紧紧的箍住我的脖子,好象一只受到惊吓的小猫。 可惜我无法和她做爱。这是不争的事实。我不是男人。 我离开她的唇,可她的手依然抱的我紧紧的。浅浅温柔的趴在我的肩膀上,虫虫,你喜欢我吗?我想了想,最终决定不和她说谎话,我只喜欢你的身体。浅浅笑着,把我的一只手放到她的胸前,没关系,我会让你喜欢我的全部。 只是这句话,我又多喜欢了浅浅一点,喜欢她的直接,自信,坦白。 我说,浅浅,我真的无法和你赤裸相对,也无法让你来抚摸我。她笑,没关系,虫虫,我不勉强你,我只喜欢让你看我的身体,让你抚摸我,这已足够。可……这是不是有些不太公平。傻虫虫,她轻轻的咬了一下我的耳朵,爱一个人,是无须公平不公平的。我喜欢,你也喜欢,这有就很好。 我又问,今天那个小宾……浅浅看着我,虫虫,我只喜欢你。 然后我什么都没说。拥着浅浅入睡。醒来的时候已经下午,我的精神好的出奇,像吃了兴奋剂,而且忽然有了灵感,在电脑前噼里啪啦的敲了一篇小说,又跑到花店买了一束花,破天荒的梳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换了一件清爽的衣服。看了看时间,浅浅快下班了,我贼笑着上了一辆出租车,朝浅浅的工作单位奔去,我想给她一个惊喜,一想到她吃惊的样子和收到玫瑰的喜悦我就开心的不得了。没想到送花给一个美女是如此快乐的一件事情。 提前十分钟来到出版社,隔着一条马路焦急的望着大门,我终于明白了望眼欲穿的滋味,幸福激动又美妙,真***爽,我一高兴就想骂人,抽出烟来点上,等待美人归来。 终于看到浅浅了,她穿着一套奶白色的衣服,一边理着额前的发丝一边和同事微笑告别,我偷偷的躲到一棵大树后面,打算浅浅走过来的时候忽然抱住她。 可我最终还是晚了一步,在我要冲过去抱着浅浅的时候,我看到有一个人的身影横在我们中间,又看到一束火辣辣的玫瑰映红了浅浅的娇嫩的脸庞。 (五) 我看到了。那是个男人,身材瘦小,面容猥亵。那束玫瑰花在他手中***怎么看就怎么别扭。如此拥抱献花的场面就被这只臭苍蝇给搅和了,我心里那个郁闷啊!我只是郁闷,觉得扫兴,但并不生气,也没有那种酸酸的感觉。我依旧记得浅浅那双美丽的眼睛,她那么认真深情的看着我,她说,虫虫,我只喜欢你。我相信她,相信我的浅浅。 我点了根烟,看着大煞风景的鲜花牛粪的场面。浅浅笑着收下了那束玫瑰,嘴里说着什么,我估计是谢谢之类的打发男人的客套话,然后我又看见浅浅扭过身体,给男人拦了一辆出租车,还很优雅的给他打开车门。男人坐了上去,浅浅和他挥手说再见。我心里简直乐开了花,如果我是那个男人的话,回去绝对要撞墙。 该轮到我出场了吧。呵呵,我在心里偷笑着,把烟丢到地上踩灭。从大树背后走了出来,浅浅看到了我,先是惊奇,又是喜悦,那对可爱的酒窝迷的我是神魂颠倒,再也顾不了那么多,冲过去一把抱住了我的浅浅,她柔弱无骨的身子在我怀里那么舒服,我紧紧的抱着她,不愿松手。浅浅咬着我的耳朵说,虫虫,快放开我,这里那么多人,被同事看到了多不好。我的心忽然咯噔了一下,我不是男人,手里却拿着一束玫瑰在和浅浅拥抱。眼前掠过一丝乌云,两个女子的感情,会不会长久。我们要承受和面临的又有多少。我可以不在乎,在成都除了浅浅我不再认识其他的人,可她呢,她有工作,她要面对朋友,面对父母,甚至要面对无数的讨厌的男人的骚扰。我放开了她,手里的那束玫瑰似乎已开始凋零,比起浅浅刚收到的那束,竟然显得如此荒唐和可笑。 我晃了晃手里的花,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想来接你,然后一起吃晚饭。浅浅接过我手里的玫瑰,然后把男人送她的那束扔进了垃圾箱。可我并没有感到开心,我隐隐觉得有一些眼睛在盯着我们看,在这个陌生城市的街道,那一双双陌生的异样的眼光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带来的,绝对不是祝福,绝对不是。 我曾经收过男人送的玫瑰,可这还是第一次送花给女人。原来送花的感觉也是如此美好。我多想,多想,有一天,可以在所有羡慕的目光下,把九百九十朵玫瑰送给我亲爱的浅浅,然后大声的对她说,我爱你。可现在,我连在众人中拥抱她一下都不能尽兴,我们要躲避着,偷偷的,只有那套不大的房子,才是完全属于我们的。为什么,为什么一份感情要如此辛苦,为什么爱一个人还不能让所有人知道我是在爱,为什么我们的爱就不能让其他人去分享,去羡慕,去祝福,为什么!难道只因为我们都是女人? 那顿晚饭我吃的很不舒服,也没有胃口,抽了很多烟,直到浅浅双眉间拧成了一个疙瘩,咳嗽不停,我才买单。走在成都冬日温暖的空气里,我轻轻的拉着浅浅的手。回家的路似乎很漫长,走不到尽头。 我问浅浅,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喜欢男人吗? 我讨厌和男人发生……肉体关系。浅浅小声的说着,我停下,灯光中她的脸泛起了红云。 我一下子就笑了,笑的很大声。我没有问浅浅是不是如果有个男人阳痿的话她就可以接受这个男人的爱。她讨厌的,只是男人的身体,而不是男人的爱。就好象我最初,只喜欢浅浅的身体而不是浅浅的爱一样。可是随着一天天的生活,我会爱上浅浅,爱上她的全部。 我承认我是一个悲观的人,同时又很容易疲惫和厌倦。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无法去爱。我知道,一旦爱了,就会疼,在甜美温存的背后,那种彻骨的疼是我所无法忍受的。所以我封闭自己,在最后的那次感情后,我不对任何男人说爱,只和他们做爱,然后离开,彼此互不相识。我怎么也想不到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里会重新的爱,怎么也想不到我爱的是个女人。浅浅是我文字笔下的女子,我爱我的文字,所以,我爱了浅浅。那种爱是可以深入骨髓的,因为,文字是我的生命。 可这些,浅浅知道吗,浅浅是否知道,我一旦爱上了一个我文字中的女子,就再也无法放手,她知道吗。可我知道,我是爱定了浅浅,那种爱,全部深深的嵌入了我的文字当中,要让我对她的爱消失,除非我不再写字。 有了浅浅,我的写作很顺利,有一本小说将很快出版,到时候我就有钱了。以前我对自己说,小说出版后,我有了钱,就会到处流浪,邂逅一个又一个陌生的城市,不再留恋了就会跳楼自杀,好象那个男人一样,从高空中坠落,享受短暂的飞翔的快感,然后无忧无虑的死去。而认识了浅浅之后,我不想流浪了,也不想死了。浅浅给了我好好生活的理由。我要和她相依为命一辈子。 一辈子的时间有多长,谁也不知道。 ` 忽然觉得房间有些大,因为浅浅每天都和我睡在一起,然后我们就一起商量着能否把另一间租出去,这样也可以增加一些收入。说实话我不想让浅浅继续工作了,因为工作可以给我们之间的爱造成很大的阻力。浅浅和外界断绝了关系,是否我们的爱就可以光明正大一些,每次想到去接她下班都要那么不自然我就觉得郁闷。可我没有和浅浅说,我知道她很爱她的工作,我要尊重她的选择。 这么多日子,我和浅浅睡在一起,只是拥抱亲吻抚摸,其他的再也没有什么了。我觉得两个女子也只能做到这些。可是在情人节的前几天的一个晚上,当浅浅精致的乳头被我亲吻抚摸的变的坚挺,我正打算收手的时候,她却还紧紧的抓着我的手不放。我笑她,你怎么和只发春的小猫似的?现在是冬天,季节不对吧,呵呵……浅浅不说话,往CD机里塞了一盘碟子,关掉床头的那盏几乎没有什么光亮的灯,又重新开始吻我,她的吻忽然变的火热,在一首英文歌曲中,她握着我的手,慢慢朝她的小腹滑去…… 六) 二十几岁的女子,身体如同出水芙蓉般娇嫩,滚动着晶莹剔透的露珠。我的手顺着浅浅平滑的小腹向下滑,她嗯了一声,像一只刚出生的小猫那样轻声呻吟着,身体不由自主的往上移了移,似乎在怨恨我的手下滑的太慢。我吻她,一只手停在她的柔软处,她迎合着我,她的吻似乎比我还要狂热,一只小舌肆无忌惮的窜进我的口中,我含住了它,吮吸着,好甜,好美。然后她的唇渐渐移向了我的耳边,咬着我的耳唇,又在呵着热气,虫虫,虫虫…… 翻身把她压在身下,感觉的到她激烈的喘息。她的身体使劲的贴近我的手,我感觉到少女体内的热流,一点一点的蔓延出来。我的手指变的湿润。CD机里的英文歌曲已经达到高潮,激昂的音乐包围着两个即将结合的女子,那一刻,仿佛整个世界都已经停止,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我们相爱。那一刻,我的脑子里什么也没有,只有浅浅,浅浅,浅浅。 可我竟然像一个阳痿的男人那样无法进入她的身体,因为,我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在这个不应该有任何言语出现的时间里,我问了她一句话,浅浅,你是处女吗? 音乐停止。沉寂。我听不到浅浅的呼吸。她的身体,骤然降温,变的冰冷。 她推开了我,我这才发现身上的衣服皱的厉害,全是她抓抱的痕迹。我对浅浅说过,我无法和她赤裸相对,她尊重我,从不我勉强我做什么。可我知道,她是多么渴望抱住的是我真实的肌肤,她是多么渴望贴在她身上的是一个没有任何修饰的我。可我不行,我和浅浅之间,始终隔着那层不厚但却如此生硬的衣服。我希望这件衣服,间隔的只是我们的身体,而不是心灵。 我的手离开了她的身体。也变的冰冷。然后我抽烟。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问这样一个愚蠢的问题,即使浅浅不是处女,会怎么样。我根本无法鉴别她是还是不是。即使浅浅是处女,我又会怎么样。大概,也只能满足我心理上的虚荣。可我,在乎这些吗?脑子忽然一团糟,那缭绕的烟雾,也无法理清我的思绪。 我倚在床头,想起自己曾经和男人做爱的场面,想起男人赤裸裸的身体,竟然开始恶心。 自从迷恋上浅浅的身体以后,我就不再对男人感兴趣。我发觉,女子的身体要比男人美很多,那柔和的曲线,光洁的肌肤,健美的腿,平滑的小腹,让男人看简直是一种罪恶。男人,他们在看女人身体的时候,带着一种本能的兽性的欲念在里面,他们不懂得什么叫做美,只为了单纯生理上的需要。而只有两个女人在一起的时候,才会懂得彼此珍惜,彼此欣赏,彼此陶醉。 浅浅拧亮台灯,我看见了她的眼睛,是湿润的。不知为什么,我那么迷恋她的眼睛,却只看了一眼,之后关灯。因为我怕再看下去,我的眼睛也会变的潮湿。 黑暗中我吮吸着手指,上面有浅浅身体里的味道。 我不知道,如果哪天没有了浅浅的味道,我会怎么样。我只知道,我要永远留住浅浅,永远留住她的味道。即使她老了,身体不再像年轻时那样美好,她也永远是我的浅浅,她身上的那种味道永远也不会变。我就好象一只训练有素的猎狗,闭着眼睛就能找到浅浅。 因为,我的心里,深深的烙下了她的味道。 情人节那天。浅浅辞职。 那晚我没去接她下班,足足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布置房间。准备了烛光晚餐,还有玫瑰。浅浅非常孩子气,喜欢吃棒棒糖,我就给她买了各种各样的棒棒糖,围成了心的形状,里面放着三束娇滴滴的滚动着露珠的玫瑰。 她进门的那一刻,我突然抱住了她。我就是喜欢看她先是吓一跳随后又出现酒窝的样子,就是喜欢,喜欢的没有理由。 那晚,我很开心。 那晚,我很幸福。 那晚,我要了她。 那晚,她说爱我。 当浅浅再次偎在我怀里的时候,我问她,为什么要辞职,你那么喜欢你的工作。她长长的睫毛扑闪着,为了我们,我知道你不太喜欢我工作的,是吗。我的心就那么轻易的被打动了一下,我的浅浅,她是个小精灵,我想什么她都知道。这样的女子,让我不知道如何来爱。 我写字,拼命的写字。好象生命即将结束那样用文字记录着我和浅浅的点点滴滴。沉浸 在爱情中的女子,是无所顾忌的。我们不止一次的讨论过未来。未来会怎样,长相思守,分道扬镳,行同陌路,亦或是相依为命。我不知道,我和浅浅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私奔。当我们无法再继续相爱的时候便一起爬到高层,一跃而下,就好象我在青岛认识的那个男人一样。 我想,他跳楼的时候,心中已经不再有爱。而我和浅浅,心中有爱,却不知如何去爱。 那个时候,我们便没有继续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理由。所以,我们将以最激烈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如果有来生,我们会继续做女子,继续相爱。 浅浅对我说,虫虫,你知道吗,是你改变了我的生活。在你来之前,我是懒散的,也不会做饭,为了和你住在一起又能照顾你,我狠学了一段时间的厨艺。我知道你不会照顾自己,写字的人是这样的,所以,我要照顾你。 然后我会抱住她,浅浅,你也改变了我。我以前想流浪,一个人去很多很多的地方,不想停下来,也停不下来,我以为自己会孤单的漂泊一辈子,最后再孤独的死去。可现在,我好想有个家。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小家。我不让你工作,我会写字,我的小说会出版,我会让很多很多人知道我们的故事,我要让你成为我文字中最美丽的女子。 浅浅笑着,如果你想流浪,我陪你。 我也笑着,如果你要做饭,我可不陪你。 然后她就会用小拳头锤打着我的肩膀说你真坏…… 甜蜜的时候,我好想自己是在梦中。永远的梦,不要醒来。我害怕了,我怕现实的无情好象情天霹雳那样把我和浅浅甜美的梦击的粉碎。我怕现实的无情会把我们永远永远的分开。我无法想象没有浅浅在我身边的生活。我已经习惯了抱着她的身体闻着她的味道入睡。 如果梦可以永恒的继续下去,我宁愿死在梦中。 现在想想,似乎多少有点矫情。可那个时候,我真的这样想。我和浅浅,似乎只能生活在梦里。那个虚幻的世界,才是我们小小的天堂。 次年春天。我打算给浅浅一个惊喜。我要和她结婚。但是,她事先却并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我们的婚姻,是在一次荒唐的私奔中举行的。

  • 相关tag: gei我你的爱手稿